22岁银行女孩爱上35岁大叔 贪污千万逃亡20年-小卡日报

22岁银行女孩爱上35岁大叔 贪污千万逃亡20年

原标题:【紫新闻】22岁银行女孩爱上35岁大叔,贪千万逃亡20年,受审时痛哭

长途大巴上与“大叔”的致命邂逅,最终让22岁的南京娇小美女陷入终身悔恨。为了和这个男人远走高飞,在银行工作的她不惜贪公款1408万元。最后,两人确实远走高飞了,但却过着紧张压抑东躲西藏的生活,惶惶不可终日。如此,一过就是20年。2017年9月,这对亡命鸳鸯在广东被抓获,再也不用继续逃亡生涯。今年3月1日,潘某和陈某涉嫌贪污罪一案,在南京中院开庭审理。等待他们的,将是法律的严惩。

22岁银行女孩爱上35岁大叔 贪污千万逃亡20年

公安部通缉令

大巴车上与“大叔”的致命邂逅

1993年,19岁的南京高淳姑娘潘某从一所中专学校毕业,被分配到某银行南京下关支行会计科,从事票据交换员的工作,负责把银行每天的收支情况报告给人民银行。当时,某银行的性质是国有单位,潘某进入银行后的身份是全民所有制干部,属于国家工作人员。工作虽然单调,但潘某在单位踏实肯干,表现良好,很快赢得了同事们的认可。但谁也没想到,这样一个清秀柔弱的姑娘,居然干出了贪污公款1408万的事情,在那个月收入1000块钱就算高薪的年代,这样的数字足以令普通人惊掉下巴。

潘某是怎么走上这条路的?这要从1996年的一次致命邂逅说起。那年年初,22岁的潘某在南京前往镇江句容的大巴上遇到了一位男子。这位男子方头大脸,面皮白净,二八开的发型,穿衣服也挺有品味,看上去很有气质。尤其是他手里拿的一部“大哥大”,更显出一副很有阅历的成功人士模样。被深深吸引的潘某不由和对方聊了起来。经过初步的了解,她得知这个“大哥”姓陈,也是南京人,混迹社会,在深圳、珠海赌场帮人“看场子”。

再一了解,陈某已经35岁了,几乎是“大叔”级人物了。“大叔”身上那种成熟男人的味道,游走社会的神秘感,让少女心的潘某倾慕不已。而在陈某眼里,在银行上班的潘某单纯可爱,和社会上那些风尘味的女人完全不同,心里当下也非常喜欢。如此,两人在大巴车上相谈甚欢,还约好返程一起回来。潘某不知道的是,她眼中很有“味道”的陈某,其实前科累累,分别在1979、1981、1989年三次因盗窃被司法机关处罚过,前两次判刑,第三次劳教。

丈夫贪图好处费怂恿她动用公款

不知道此后潘某是否了解陈某过往的污点,总之两人成了男女朋友,交往越来越深入,最后开始谈婚论嫁,这时候问题来了。“我和陈某是在1996年年中偷偷结婚的。”根据潘某在法庭上的供述,她和陈某的交往是遭到家人反对的,涉世未深的她被爱情冲昏了头脑,不管不顾地就和陈某私定了终身,这也成为她后来贪污公款的动因之一。

时间再回到1996年。潘某不知道当时陈某另外有个已经怀孕的情人周某。为了让周某同意打胎分手,陈某给了她11万元钱,随后周某回了成都老家,却又决定把孩子生下来。根据警方调查,当年12月,距离孩子出生还有两个多月,陈某正缺钱的时候,有朋友找到他,介绍高息揽储,答应给好处费。陈某便和潘某说了这事,潘某起初不同意,可最后没有经得住陈某的再三游说,就动用了银行的公款。

当时,银行公对公转账还是依赖票据兑换,就是甲乙两家公司同时在银行有账户,如果甲公司需要付款给乙公司,填张票据给银行就行,银行就直接把钱打到乙公司账户上,次日交易才能确认。而身为票据交换员的潘某,正好有这个职务便利,于是,她就伪造了一张400万的银行进账单,偷盖了票据交换章,将钱打入了陈某所开公司的账户。这时,是1997年1月。

私定终身怕追究干脆破罐破摔

那么,一开始的400万是怎么变成出逃时的1408万的呢?对此,潘某和陈某的供述略有差异,但大体情况是比较一致的。原来,陈某从那400万中提了20万“好处费”后,朋友却失联了,迟迟没还本金。不巧的是,潘某所在的银行正好开始查账,并发现了款子上的问题。更要命的是,潘某瞒着家人和陈某结婚的事情又交织了进来。潘某一直担心私定终身一事不好向家人交代,而陈某也有逃避潘某家人的念头。两大问题一交织,两人便决定干脆破罐破摔,由潘某继续伪造单据,分多次又转了1000余万公款到陈某名下,连同之前的400万,总数达到1408万,随后两人一起逃离南京。

在逃离南京之前,潘某还精心设计了一个谎言,用于麻痹单位。1997年2月底,银行接到一个电话,是陈某的朋友打来的,说潘某的老公在外地出车祸了,让她赶紧过去处理,潘某随即请假离开。几天后,银行才意识到有点不对劲,赶紧对潘某经手的账目进行盘查,这才发现出现了一千多万的亏空,立即报了警。而此时,潘某和陈某两人已经跑到了北京隐居下来,此后,两人还去过成都、上海、武汉等地,最后在广东落下了脚跟。

1997年3月15日,南京警方成立专案组,对此案正式立案侦查;4月1日,潘某、陈某被公安部列为B级通缉令逃犯。此后十多年,专案组锲而不舍,先后辗转上海、广东、四川等地开展追逃工作,但都没有发现潘、陈两人的踪迹。两人的家人、同学、朋友,都被警方逐一调查走访,可还是没能找到他们的确切位置。后来警方才知道,陈某和潘某其实一直在国内,只是花钱漂白了身份,在珠海改名换姓,定居后还育有一子,现在已经成年。

夫妻俩骗儿子说自己是“孤儿院长大”

2017年9月9日,陈某送刚刚成为大一新生的儿子到国内某大学报到完毕后准备返回。深圳铁路公安处接到线索,立即抽调刑警支队及吉山车站派出所精干警力前往布控抓捕。11时50分许,陈某乘坐的K201次列车到达广州站。民警根据信息资料在站台发现陈某踪迹,迅速将其按倒。陈某被按倒后拼命反抗,导致参与抓捕的吉山车站派出所李副所长手指不慎挫伤。随后,警方赶赴广东江门,于当日17时40分在江门市五邑中医院附近将潘某抓获归案。面对突然出现的民警,潘某显得很镇定,长嘘了一口气,喃喃自语道:“没想到还是躲不掉。” 至此,一场跨越20年、辗转全国多地的逃亡之路终于结束。

22岁银行女孩爱上35岁大叔 贪污千万逃亡20年

陈某被抓获

22岁银行女孩爱上35岁大叔 贪污千万逃亡20年

潘某被抓获

今年1月3日,南京市鼓楼区检察院检察长朱赫在区人大代表会议上做工作报告时,特地将潘某、陈某贪污案件作为追逃工作的典型向人大代表报告。3月1日上午,潘某、陈某涉嫌贪污罪一案,在南京中院开庭审理。潘某留着和20年前的通缉令上几乎相同的一头短发,身材也没有走样,肤色也较为白皙,五官依然清秀,看上去较年轻。而陈某则和通缉令上的照片相差很大,当年一头二八开的长发已经荡然无存,取而代之的是花白的短发,身材浮肿发胖,面庞苍老松弛,脸上写满了无奈和颓丧。

那么,潘、陈二人这20年是怎么过来的?这20年来都发生了哪些事情?潘某称,为躲避公安机关追查,他们冒用他人信息漂白身份,东躲西藏,还想着外逃出国,不料却遇到了骗子,不仅没有出国,还被骗了钱财。到了广东之后,两人去了深圳的珠宝店和手表店,买了手表和珠宝,洗掉了一部分钱,还有部分钱买了房和车,剩下的钱,都被陈某去澳门赌博输掉了。2000年的时候,两人生下一个儿子。陈某也曾想过回南京自首,可孩子当时年幼不忍丢下,就放弃了这个念头。儿子也曾多次询问为什么不像别人家一样有亲戚,他们只能以“孤儿院长大”为理由搪塞过去。

22岁银行女孩爱上35岁大叔 贪污千万逃亡20年

陈某被押回南京

不敢联系家里连老人去世都不知道

因陈某好赌,千万钱财很快挥霍殆尽,还欠下债务。潘某说,2011年左右,她和陈某在广东珠海某区民政局办理了离婚。离婚后,她一人带着儿子住在广东江门,而陈某一人住在深圳,陈某偶尔会过去看看儿子。这么多年来,潘某都不敢找正经工作,靠给人当小会计挣点钱,平时一听到别人说“听口音你好像是江浙一带的”,都会感到胆战心惊。因为担心行踪暴露,夫妻两人从未和南京家里联系过,家人也不知道他们是死是活。直到去年归案,潘某才知道老母亲已经去世,而陈某的父亲也在他逃亡期间离开人世。说起这种生离死别的惨状,潘某在法庭上不由得抽泣起来。

法官问陈某,目前是否还在经营公司,陈某称,以前经营过一家公司,但在2003年左右已经因为经营不善倒闭注销,之前买的房子也因为赌博赔掉了。公诉人认为,潘某在作案时具有国家工作人员身份,其行为构成贪污罪,而陈某是共犯。两人贪污公款数额特别巨大,请法庭依法判处。潘某的辩护人认为,潘某具有坦白情节,依法可从轻或减轻处罚。此外,潘某的儿子才上大学,还未完全独立,失去父母照料将对其成长产生不利影响,请法庭酌情从轻或减轻处罚。陈某的辩护人则认为,陈某主观上并没有占有公款的故意,也请求法庭对其酌情从轻或减轻处罚。因案情重大,法院没有当庭判决,将择日宣判。

新闻记者|罗双江

紫牛新闻实习生|李佳玉

赞 (0)

立即分享

文章不错?马上分享给你的好友吧